当前位置:八五小说 > 其他 > [哨向]王的向导 > 分卷阅读66

分卷阅读66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哨向]王的向导 作者:天山童猫

    口后就没有下一步行动,很显然,他金蝉脱壳了。

    “我们要抓紧时间了。”

    艾里盖利微沉下脸,嘱咐道尔无论如何也要紧跟赫伯特的行踪,命令妮可莎娜也要加快会和的速度。但凭道尔和哈克尔,碰上托尔雷克根本是以卵击石。

    然而,现在最苦逼的并不是萌爪团,而是赫伯特。

    赫伯特一度以为,自己找到“诺亚”是受到了神灵的眷顾,但接下来的情况却完全不受他控制。诺亚……不,应该说是青鸟,和蓝图分开后就陷入长眠,饶是赫伯特换了一个又一个治疗舱,愣是没让他清醒过来,至此,他所有的重心都转移到了青鸟身上,连公事都被晾在了一边。

    然而,就算他穷尽所有手段,青鸟还是没有苏醒的迹象,他的怒气无处宣泄,这才有了约见艾里盖利,让阿兰卡把他们一网打尽的念头,与此同时,他也没有放松对青鸟的治疗,私家医疗机构没有辙,那就去白塔,那里的医疗设施可以说是全罗赛最好的,虽然转移青鸟有风险,但值得一试。

    这天,他推开公务避开耳目,只带了两三名亲信把青鸟的治疗舱抬上海梭,正顺利地朝白塔赶的时候,他收到了阿兰卡的讯息。

    这么快就搞定佣兵了?阿兰卡的效率让赫伯特略感惊讶,虽然他为了以防万一配置了足够的人手,但那群佣兵液不是善茬,总是要挣扎一番的,这个汇报速度……难道佣兵们举白旗投降了?

    赫伯特想了很多,但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家儿子是来质问的:“上将,你到底和艾里盖利有什么交易,有什么不能向我透露?”

    赫伯特愣了下,但表面上没什么动静,他不咸不淡地说:“我给你一个惩治对手的机会,这还不够吗?前因后果有什么重要的。”

    “这可能不重要,但是这件事跟你冷落我母亲有关吧?”不得不说,阿兰卡的粗神经在涉及自己母亲的问题上意外得开起了脑洞,要是过去赫伯特一定会骂他胡搅蛮缠,但是这次阿兰卡的质问戳中他软肋。

    赫伯特还真的只想和夫人“相敬如冰”下去,诺亚阁下才是他梦寐以求的向导。不过这些小九九他都无意向阿兰卡透露,说到底,他连自己的儿子都不信。赫伯特不想继续这个话题,话锋一转道:“你质问我了这么久,那你倒是告诉我,你搞定佣兵了没?”

    这回轮到阿兰卡哑炮了,他躲闪着眼神迟迟没有说明,看他的态度赫伯特也明白过来了,他的儿子又被佣兵涮了,不然他早叫嚷开来了。

    没用的东西。

    赫伯特冷冷地叹了口气,“你好自为之,别的事等我回来再说。”

    结束了通讯,赫伯特再次叹了口气,阿兰卡的本领就这么点了,要不是基因显示他们是父子关系,否则他还真觉得自己的夫人给自己戴了顶绿帽子,这么蠢,到底怎么生出来的?!

    就在他为儿子气不均的时候,坐在前排的副官突然动了下,有些警觉地开口:“上将,海梭好像有问题。”

    坐标位置没有变,但是航行轨迹却开始飘忽不定,甚至开始有向上升趋势,赫伯特也发觉了这点不寻常,他抛给副官一个眼神,后者立刻开始切换驾驶模式,刚切换回去的时候,海梭的前进轨迹确实得到了控制,可没等他们高兴多少,海梭上的航行数值再次发生变化,完全不受控制。

    “上将!海梭被人控制住了!”副官尝试了几次都板不回来,有些气馁地说。

    赫伯特也没有犹豫,他套上救生装备,紧紧抱住救生舱说:“准备弃船!”

    愿望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保护罩的弹射装置的手动控制也失灵了,眼下这个海梭就像是个移动的囚笼,将他们带往不知名的方向。

    “x的,到底是谁!”赫伯特忍不住骂了句脏话,副官已经开始向总部求援,就在这时,劫持海梭的犯人终于露出了庐山真面目,是ai。

    又是这些没心没肺的东西。赫伯特冷哼声,上回no33行星上的秘密武器控制ai失踪就让赫伯特脸色难看了一阵子,他极其不喜欢这些不受控制、肆意妄为的东西,尤其是在……吃了一次又一次闷亏之后。

    看着眼前黑皮肤的ai形象,赫伯特不动声色地问:“你是谁派来的?”

    控制住海梭的黑格尔大大咧咧地指着赫伯特身后的治疗舱,露出精神病患者才有的诡异笑容:“我是谁派来的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身后的那个东西归我了。”

    他的目标,是治疗舱。

    ☆、第66章 缓解氛围的一个吻

    萌爪团的佣兵们浑然不知黑格尔的目标是治疗舱,他们以为托尔雷克的目标是赫伯特,想胁迫他放松包围圈方便自己撤离。还在垃圾管道里爬行的艾里盖利没有中断和他们的联系,几乎每过一分钟就要问一次:“情况怎么样?”

    道尔依然紧紧跟在赫伯特的海梭后头,随着上升两艘海梭已经离开了正常的航行轨道,像两条脱离鱼群的沙丁鱼变得越来越显眼,只要挟持赫伯特的人不瞎,他很快就会发现自己被人跟踪了。唯一值得庆幸的是海梭是公共交通工具,没有装备攻击性武器,否则这会儿道尔和哈克尔就要魂归大海了。

    “还跟在后头,妮娜马上就要到了,你还要多久?”道尔有些急切地说,“我们马上就要上海面了!”

    “我还需要一点时间,你别贸贸然上海面,小心为上。”艾里盖利刚吩咐完,仿佛应证了他的嘱咐,赫伯特的海梭忽然在距离海面千米左右的地方放缓了速度,不再像火箭似的直冲云霄,而是悠悠打了个圈。

    摸不清状况的道尔没有靠得很近,而是在距离几百米的地方也停了下来,两艘海梭静静漂浮在海水中,画面突兀又紧绷。

    一直处于被保护状态的哈克尔第一次感觉到肾上腺素的存在,紧张地时不时偷看道尔的脸。他的焦躁恰如其分地传递到了道尔那边,虽然……非常极其不想理这个家伙,但身为哨兵,保护向导几乎已经成了本能,他下意识握住哈克尔的手,绷着脸说:“冷静点,没事的。”

    哈克尔展颜一笑,不自禁朝他靠去,就在这时,一声不吭的穆夏出现在私聊频道里,声音透出一丝郁闷:“我进入不了赫伯特海梭的系统,有个比我更强大的家伙在里头。”

    圣卡洛斯更郁闷的声音响起:“是黑格尔。”

    “是他么!”玛利亚也在频道里献声,迫不及待地说,“你们谁也别动,把他交给我来处理!”

    正当ai们热闹纷呈的时候,异变出现了,一个庞大的阴影从海面上面笼罩下来,颜色越来越深,隔着保护罩道尔他们听到一声闷响,海水顺着突如其来的冲击来回动荡,甚至形成一股股小型漩涡流。

    海梭像个球被动地在海水里来回翻滚,道尔忙不迭扶住哈克尔的身体稳住重心,干脆把科莫多龙也亮了出来塞满整个海梭,有科莫多龙的体积撑着,两人才不至于在颠来倒去的海梭里撞得鼻青脸肿。

    艾里盖利和蓝图好不容易从管道里逃脱,跳上拐来的海梭艰难闪避着加萨尔联邦海军的封锁线,听到私聊频道里身体撞击的闷响,忍不住提高了警惕:“发生什么事了?道尔,你们没事吧?”

    “没事……”道尔护着哈克尔,没被刚才的颠簸弄晕,但快被哈克尔的手臂箍死了,他使劲拍了拍哈克尔让他松手,喘了口气说,“是托尔雷克的舰艇出现在海面上了。”

    海面上?艾里盖利看了眼道尔的坐标,距离白塔“十万八千里”,他们停在那儿做什么?那边的位置根本不利于他们从白塔撤退啊,难道说……他们压根就没想来白塔?!

    “糟糕,他们的目标不是白塔,而是海梭!”

    “可是海梭上只有赫伯特和青鸟,他们不挟持赫伯特……总不见得目标是青鸟……吧?”蓝图咽了口口水,他被自己的猜想震惊到了,托尔雷克绑架青鸟干嘛?这不科学啊!

    “别忘了,你们是从黑塔出来的,现在黑塔到底是谁注资成立的都是一个谜。”艾里盖利担忧地看了眼蓝图,他担心的不仅仅是青鸟会被绑走,更忧愁的是蓝图,他怕蓝图也是他们搜索名单上的一员。想到这种可能性,艾里盖利也着急起来,他对着私频喊道:“玛利亚,搞定黑格尔了吗?”

    “没有,该死,这个狡猾的家伙,他从海梭里逃跑了!”

    “艾里,海梭保护罩打开了,赫伯特被弹出来了!”

    道尔急切地喊了声,妮可莎娜的海梭堪堪抵达附近海域,正看见赫伯特的海梭的保护罩敞开着,赫伯特和他的手下穿着潜水服在海水里漂游,密封的白色治疗舱也随之漂浮出来,道尔和妮可莎娜几乎没有犹豫,控制海梭朝治疗舱冲去。

    赫伯特还算熟悉水性的,但他游泳的速度远远及不上海梭的最高时速,眼见两艘海梭朝治疗舱冲过来,他拼命滑动四肢朝治疗舱游去,海水的阻力丝毫没有帮他的忙,在他越来越手忙脚乱的时候,陷入沉寂的托尔雷克舰艇突然动了,打开了激光炮台的发射管。

    一束银白的激光炮推开海水的阻力,轻而易举地贯穿了半片海域。赫伯特的身影直接被白光湮灭。道尔和妮可莎娜反应不及,还没等他做出反应,白色的亮光就冲到了他们的面前,好在两对人身边跟着ai的在万分之一秒的时候控制住海梭偏转了方向,海梭被削去大半,海水直接倒灌进来。两对人没受什么外伤,但身在水里对他们而言就是最苦逼的事了。

    四人中最镇定的就是哈克尔,他不愧是拥有水系精神系的人,唤出海豚衔住几人聚拢到一块儿,就在这时,托尔雷克的舰艇下方伸出机械臂牢牢箍住治疗舱返回舰艇。

    哈克尔无法容忍眼前这个状况发生,他挂在海豚的背鳍上,带着四个累赘一鼓作气游了过去,而他这种自投罗网的行为,让舰艇里的某个人兴奋到了极点。

    “天哪!今天是我的幸运日!”马修几乎整张脸都贴在了光幕上,对着里头紧缩眉头的哈克尔舔了起来,他的精神系也手舞足蹈地跳了起来。

    黑格尔分神看了眼马修哼哼唧唧的精神系,眼底掠过一丝讶异,他还是头回见到会跳踢踏舞的野猪,虽然它的舞步极其凌乱,好像随时随地会滑跤。

    “快把主教给我迎进来!”马修涨红着脸心急火燎地喊。

    黑格尔有些嫉妒地啧了啧嘴,故意拖沓了会儿才控制另一只机械臂朝哈克尔抓去。

    哈克尔!你在搞什么!看到又一支机械臂伸了出来,同样挂在背鳍上的道尔气不打一处来,他艰难地在海流中伸出手,一把攥住了哈克尔的两腮。被愤怒冲昏头的哈克尔顿时被脸颊上的压力扯回了神。

    道尔狠狠把人扯到自己面前,对着他的唇印了上去,微小的晶莹水泡顺着两人的唇瓣一串串冒出来,哈克尔怔然看着道尔,一时间忘了动作。

    傻子!愣着干什么,快走啊!道尔松开手,横眉冲他比划了好一会儿,哈克尔明白他的意思,心中的暖意压制过了不甘。

    而这一幕落入舔

    恋耽美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