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八五小说 > 其他 > [哨向]王的向导 > 分卷阅读57

分卷阅读57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哨向]王的向导 作者:天山童猫

    还是如实相告,“他通过梦境告诉我,他现在过得很好,但可能……并不在我们所处的维度中。”

    哈克尔一下泄了气,垂下的肩膀完全透露出他的情绪,他慢慢坐下,表情仿佛凝固住了:“这样……”他愣愣地自言自语,“是不是叫穿越?”

    exce ?穿越?!萌爪团的几人也是愣愣的,这件事超出了他们的认知,但人还活着,算得上是个好消息吧?

    艾里盖利不由凑近蓝图低语道:“这事儿以前怎么没听你提起过?”

    “这么玄乎的事我怎么说啊。”蓝图看了看沉默的左右,决定换个话题,“那个,其实我朋友青鸟和诺亚阁下长得很像,而且他出现的时间正好在诺亚阁下消失之后,所以我觉得他跟诺亚阁下应该有关系。”

    “他人呢?!”哈克尔再次激动地站起来。

    “被一个以为他就是诺亚的人抓走了,”艾里盖利挡住哈克尔的视线代为回答,“我们下一个议题就是去找他。”

    “谁?”哈克尔横眉冷对着问。

    艾里盖利没有吝啬答案:“加萨尔联邦海军的风云人物,赫伯特上将。”

    ☆、第58章 和谐的佣兵团紧绷的对手

    下一站就决定是加萨尔联邦了。

    艾里盖利点了下光幕,亮出一封文字讯息,皮笑肉不笑地说:“这是赫伯特上将发送过来的私人讯息,大家看看吧。”

    光幕上浮现出的文字上写着:「艾里盖利,你想不想去除你在通缉令上的大名,不如见个面?我在加萨尔联邦等着你的光临。」

    赫伯特的讯息字里行间透露出强势的味道,还偏偏要让自己看上去充满善意,他这套话说出来给任何人都看都不相信。看到这封讯息,佣兵们各个嗤之以鼻,蓝图有些按捺不住,不爽地问:“赫伯特想干什么?他怎么一句话都没提到青鸟?”

    艾里盖利摸了摸下巴说:“没提及可能是怕消息传递过程中出现纰漏,毕竟他绑走青鸟的手段不光彩,不过青鸟一定在他能触及的到的地方。”

    蓝图思索了会儿,追问道:“加萨尔联邦的星域很大,那他会不会把我们约在别的地方就为了干掉我们?”

    “蓝图说的有道理,这摆明了就是个鸿门宴啊!”妮可莎娜一拍桌子,振振有词。

    “可就算是鸿门宴,我们也得去不是吗?”艾里盖利抱着肘环顾了下四周,佣兵们神色认真地点了点头,倒是蓝图有些迟疑。青鸟是他的朋友,艾里他们能帮忙他感激不尽,可要是这要是变成别人利用青鸟抓捕佣兵团的话……蓝图拉住艾里说:“如果这件事很麻烦,你们就不要……”

    “亲爱的,你这是报复刚才我没向所有人介绍你吗?”艾里盖利握住蓝图的手委屈地问,“你的事就是我的事啊。”

    ……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斤斤计较了?蓝图瞪了他眼,瘪着嘴没找出反驳的词汇。这时,哈克尔站起来走大他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说:“蓝图,你的朋友和我的导师有关的话,那就不是一个人的事了。”

    “对,这是我们大家的事。”道尔立刻帮腔。

    行啦,知道你站在哈克尔这边,他说啥就是啥。蓝图忍俊不禁,很快,妮可莎娜他们也跟着点头,嘻嘻笑道:“蓝图啊,你别有什么心理负担,这是我们佣兵的天性,爱冒险,这件事这么好玩我们当然要参加了!”

    “可是很危险……”

    “嘿嘿,不危险?不就不好玩了?”妮可莎娜挑了下眉,冲蓝图眨了眨眼。

    “是啊,你就放心吧,我们就是为此而生的。”道尔一甩头发,说出极其中二的台词,蓝图没绷住,噗嗤一下笑了出来,“好吧,听你们的就是了,可是我们在通缉名单上,怎么进入加萨尔联邦的星域?不是会被边防守备军发现吗?”

    “这个你不用担心。”一直没有出声的玛利亚一甩裙摆,比妮可莎娜还霸气几分地仰起头说,“有我和小洛在,他们不会发现的。”

    “那,现在还有什么问题亟待解决?”事关导师的下落,哈克尔也有些焦急,但看表情和蓝图担忧程度不相上下。

    艾里盖利敲了敲桌子,看了眼两位急需出场机会的ai,笑了下说:“现在最关键的,就是要找到青鸟被关押的确切位置,两位ai,要辛苦你们了。”

    “诶,你这是要我们大海捞针吗?”玛利亚娇嗔了句,“算了啦,看在你的面子上我就勉强帮个忙好了。”

    “你可以先从加萨尔的重要星球查起,其中私人医疗机构最为重点排查区域,我觉得赫伯特不会把青鸟扔在一个鸡不生蛋鸟不拉屎的地方,他对诺亚阁下有执念,一定会留在身边。”

    玛利亚点点头,微抬下巴一脸倨傲地说:“你们――就等着看本小姐的厉害吧。”

    “交给你了,”艾里盖利回眸道,“好了,前期工作交给ai完成,你们就负责好好养精蓄锐,等有了进一步的信息,我会随时通知你们。”

    战略会议暂告一个段落,哈克尔有些意犹未尽,他走到蓝图身旁仔仔细细地打量他,脱口而出:“我有些嫉妒你。”

    “哈克尔阁下,我有什么值得你嫉妒的?”蓝图一脸懵圈,他大半时光都在辅导所里度过,最后甚至还被送去黑塔当实验品,怎么看这段经历他都可以用惨来形容,哈克尔干嘛要嫉妒呢?难道他还想试试被人吊在半空,脖子里扎根针的感觉?

    “导师最后的时光,是跟你在一起。”哈克尔毫不隐瞒地说,“说实话我无时无刻不在找他,也想象过他可能在哪儿,身边陪伴的人是谁什么模样,我没想到那人就是你。而且,他从来没给我托过梦,却给你……”

    越听越不对味,蓝图不住求助地看向艾里盖利,艾里盖利立刻走到他身边打圆场:“阁下,蓝图从黑塔逃出去之前试图救治诺亚阁下,我想是因为这个,诺亚阁下觉得自己亏欠他才会这么做的吧。”

    “你怎么不早告诉我?”哈克尔有些埋怨地看了眼蓝图,很快他发觉自己的语气有些冲,放软了口气说,“抱歉,提起导师我就容易激动,我没有怪罪你的意思,就是……有点嫉妒。现在想想,我一直在给导师添麻烦,在他眼里我就是个孩子,而你,他把你当朋友。”

    “我很高兴能遇到诺亚。”蓝图没有遮掩直视哈克尔的双眸,“没有他,也没有今天的我,会出手相救也是报恩,结果还是失败了。”他苦笑了下,慢慢地说,“对不起。”

    哈克尔沉默了会儿,拍拍他的肩膀说:“我的导师没有朋友,谢谢你那时候在他身边,还有,我还是会嫉妒的。”

    哈克尔大大快别走了!你的对象不是道尔吗,为什么要嫉妒我啊?!我跟你家导师真的没什么,艾里盖利都快把我的腰给掐紫了!蓝图尴尬地笑了几声,偷偷拍了艾里盖利的手几下。艾里盖利面不改色地保持着微笑,目送哈克尔和道尔离开。两人一走,刚才还大局独揽一本正经的艾里盖利立刻变了脸色,把蓝图拉进怀里逼问:“你和诺亚阁下真的没什么?”

    “他那时候是个植物人,我能干什么?”蓝图瞪圆眼睛说,“而且房间内360°无死角的监控,你觉得我会不要脸地在他们面前做什么吗?”

    “原来你想过……”艾里盖利抱住蓝图,下巴搁在他肩膀上,传过来的语气更沮丧了。

    “想过个毛啊!”蓝图拍打了下他的脑瓜,气呼呼地说,“你为什么就不信!”

    “青鸟和诺亚长得一模一样,说不定青鸟就是诺亚特意留下来陪在你身边的。”

    “我们是朋友。”蓝图叹了口气,摸了摸他的脑袋,“不管是诺亚还是青鸟,明白吗?”

    才怪。你根本不知道青鸟对我的态度有多糟糕,那就是对情敌才有的斗志。艾里盖利腹诽着,斟酌了会儿还是决定不要让蓝图意识到这点,万一蓝图左右摇摆了怎么办,他还没吃到肉呢,岂不是亏大了!

    “好吧,”终于不再闹脾气,艾里盖利抬起身虚虚地圈着蓝图,“我信你,那你是不是该给我点鼓励?”

    蓝图横了他眼,“谁理你,我还被你的怀疑弄伤心了呢,闪开,我要去休息。”

    “恩?那我补偿你好不好?”艾里盖利偷香了下他的嘴角,“肉偿?”

    “滚!”

    就在蓝图羞红着脸推开越来越厚脸皮的艾里盖利的时候,加萨尔联邦首都星球罗赛正在为一场盛会做准备,这场盛宴的轴心源自白塔――一年一度的向导学院毕业典礼就要拉开序幕了。这对于向导和哨兵来说是决定终生大事的绝佳机会,而对普通人来说,亦是个狂欢捞金的理由。

    因为在这一天,将有无数权贵富豪蜂拥到此,旅游、餐饮、住宿等等行业都将迎来客流的高峰,对商家来说绝对是个扒分的好机会,而对一些颇有姿色的男男女女来说,这是个绝无仅有的傍大款的机会。

    哨兵的终身之愿是找到配对向导,但向导何其珍贵,有些长相还不尽如人意,这个时候,就是普通人冲上前去勇敢示爱的好机会了。

    根据网络小道消息,这段时间是罗赛“约炮”率最高峰的时候,人数和质量都比往日要高,而来年抱着有哨兵基因婴儿辗转星域各地找爸爸的女人更是不胜枚举,从八卦的角度看,也绝对是场大戏的序幕。

    而这些断片的八卦大戏中唯一有始有终的发生在哈里斯家族中,赫伯特的身上。多年前,出生军界世家的赫伯特获得军衔后迟迟没有选择自己配对的向导,为了拉拢当年这位新星,白塔的负责人在毕业典礼即将开始之时盛情邀请赫伯特参加,并且准备举荐一位美丽贤淑的向导少女,甚至私自把她送进了赫伯特居住的酒店套房中。

    可是万万没有想到,赫伯特断然拒绝了少女的求爱,他命令副官把少女带回白塔,自己则去酒店营业的酒吧里物色到了另一名女孩儿,一个普通人。

    被赫伯特挑中的女孩儿很漂亮,擦着金色亮粉的双眼尤为动人,比起送来的那位清荷般的少女,这个女孩儿更为妖冶。赫伯特没有吝啬自己的魅力,女孩儿也不是什么不学无术的人,她带着自己的小心机乖巧地赫伯特带进了套房,两人共度良宵。

    最精彩的部分莫过于四个月后,这个女孩儿挺着微微隆起的肚子和怀孕报告书约见这位新上任的军官,她直言不讳地希望赫伯特给自己一笔抚恤金,不管孩子是普通人或是哨兵,她都可以带走抚养。

    赫伯特斟酌了会儿,给了她第三个选项,一个天上掉下大馅饼的好事:结婚。

    幸福来得太突然,女孩儿拉住最后一丝丝理智询问他:“为什么找我结婚?您完全可以找个向导共度余生。”

    “我不需要向导,”当年的赫伯特器宇轩昂地回答,“但我需要一个继承人,你能替我生出继承人,你就是我的夫人。”

    遥想当年的情景,上将夫人曾今以为自己是撞了大运,她争气地生下一个哨兵儿子,给了赫伯特一个继承人,但她很快发现,赫伯特对这个继承人并没有多大兴趣,他把所有的重心都倾移到

    恋耽美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