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八五小说 > 其他 > [哨向]王的向导 > 分卷阅读49

分卷阅读49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哨向]王的向导 作者:天山童猫

    像矗立在彩色拼接玻璃窗下,光透过来投射在雕塑上,恰到好处地遮掩住躲在雕塑后头的人,他只能瞥见一小撮柔软的金发露在雕塑外。

    “阁下,”穆夏的声音猛然将哈克尔拽回到了现实,他的眼前泛了圈白光,过了会儿才稳住了神,而穆夏的疑问已经滔滔不绝地说了出来,“我不明白,为什么您滥用私权,教会会对您采取这么严厉的处罚,简直就像是……”毁尸灭迹。

    穆夏咽下这个大逆不道的词汇,自从启动伊始就在教会内保护主教的他从来没有怀疑过教会的初衷,或者说他从来没有试图去理解过,对他而言,有人需要他保护就够了。可人类的思想哪是这么简单的。

    哈克尔垂下眼帘低语道:“因为这件事会成为他们的软肋,让世人知道,教会并不如它表面看上去那样圣洁无垢。”

    有人的地方就有争斗,有人的地方就有阴谋。不等穆夏细问明白,锁死的大门再次打开,“格楞楞”的展开两人宽的距离,一队和穆夏一样身着黑色制服的人面无表情地走了进来,没错,他们也是ai。

    看到突然出现的同僚,穆夏第一反应不是寒暄而是警戒,这个时候出动这么多同级别的ai实在令人不安。没等他发问,来人就说出了让穆夏产生恐惧的话来:“阁下,时间到了,跟我们走吧。”

    素身惩戒就这么开始了?怎么会这样?穆夏一脸怒气地站起来,谁料却被哈克尔挡了回去,哈克尔笑语盈盈地说:“放心,我会活着回来的。”

    您的导师完成惩戒后就奄奄一息,人被教会处理到哪儿去都不明了,您又能坚持到什么程度?!穆夏忙不迭起身追上去,却被同僚堵在了房间里,房门在他眼前“咔咔咔”的合上,从不知道愤怒是何物的穆夏像个炸药桶似的被点燃了,他拔出佩剑指向拦住他去路的ai,得到的只有一句冷冰冰的回复:“你可以结果了我们,但是就算你结果我们你也出不去,在哈克尔没有惩罚完毕前,你是走不出去的。”

    “看来,我被你们小看了。”穆夏低语了句,忽然扔掉手里的佩剑,冲了上去。

    作者有话要说:  _(:3」∠)_

    ☆、第51章 帮道尔把老婆救回

    从地下水路爬出来的那一刻起,蓝图的脑袋就开始嗡嗡作响,不过这次难受的感觉还没到达让他难以忍受的程度,比刚恢复记忆时那会儿要温和得多。

    一些生活画面源源不断浮现,一颦一笑都印刻进脑海。仿佛是受到画面里人物的影响,蓝图的脊背打直,右手叠在左手上交错相握,精气神陡然一变,俨然成了教会中的一员。

    “诺雷,你的手势错了,双手换个方向。”

    “道尔,你走路的姿势不对,再文雅一点。”

    “妮娜,教会里的女性手势和男性不同,你得这样。”

    萌爪团的佣兵们错愕连连地看着他,木偶似的接受他的摆弄。道尔斜过身凑到艾里盖利的耳边问:“嘿,艾里,你的媳妇儿怎么了,感觉不太对劲,该不会被什么脏东西附体了吧?”

    艾里盖利也怀疑地蹙起眉,按照他的推理,蓝图应该没来过这座教堂,可他怎么这么熟悉教堂内的礼仪?难道这也是他和诺亚阁下精神联接后的遗产?他快步走到蓝图身旁,前身几乎贴在了蓝图的脊背上,没有意外他也受到了蓝图的指点。

    “艾里,你凑得太近了,教堂里的那些自命清高的不会和同僚站得这么近,除非他们俩有奸//情。”说着说着,蓝图自己先脸红了,欲盖弥彰地轻咳了两声。

    艾里盖利挑起眉,伺机强调:“我们俩有情,不奸。”

    蓝图推开他凑近的脑袋,小声提醒:“行了,我知道。”

    艾里盖利却还是不爽,在他还没认识蓝图的时候,诺亚已经先霸占了蓝图精神世界的一片疆域,这让身为哨兵的他如何谦让。都不用艾里盖利使眼色,萌爪团的成员们心领神会地把他们挡在人墙后边,有了乌木遮挡的效果更是拔群。

    看到忽然被艾里盖利逼到墙角“壁咚”,蓝图嘴角抽了抽,他推了推面前硬邦邦的胸膛,露怯地问:“你干嘛?”

    “你刚刚说知道,知道什么了?”

    看着近在咫尺的脸庞,蓝图脸颊的温度稳步走高,他是喜欢艾里的,虽然这句话至今还没从他嘴里说出来,可显然此时此刻,听不到这句话,艾里盖利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他踯躅了好一会儿,突然听见艾里盖利“威胁”道:“你可抓紧点时间,有人朝我们这里走过来了,被看到就不好了。”

    知道有危险你还来这套,存心的啊!蓝图羞愤难挡地看着他,一把拽过他衣襟拉到面前,狠狠咬了口他的唇,“我喜欢你,行了吧!”

    艾里盖利惊喜交加地抚过被咬破皮的嘴唇,不客气地反客为主抓紧时间来了记深吻。就在蓝图的思绪被掏空的瞬间,艾里盖利松开了他,轻笑道:“人来了,我们走。”

    你非要抓紧这点时间调戏一下我才甘心吗?!

    蓝图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听到身后传里陌生的脚步声,赶忙收敛了神色,只是双颊上的温度暂时还褪不下去。

    “唉……”身旁的妮可莎娜忽然发出一声感叹,她含情脉脉地看了眼乌木,抚着自己的唇瓣撒娇道,“乌木,我们要不要也试试,感觉挺刺激的。”

    听到她的邀请,乌木的双颊立刻蒸红了,比起蓝图有过之无不及。他慌慌张张地低下头,紧张地说:“这样不好……万一被发现了,会影响我们救出主教的。”

    “没事,”刚刚偷腥成功的艾里盖利就像只餍足的大猫,他舔了舔嘴角说,“等找到合适的时机,你们抓紧时间。”

    “谢老大!”妮可莎娜兴奋不已,乌木脸上的颜色又深了一层,叠在在皮肤上显得更黑了。不过,尽管他们跃跃欲试,却始终没有找到合适的时机。

    越深入教堂内部,见到的义愤填膺的信徒就越多,他们不无扬着拳头口口声声要求白衣主教承认罪行并且下台,更有甚者要求直接将他处以极刑。这在科技文化昌明的星际时代简直叫人匪夷所思。宗教、信仰太让人疯狂。

    “我们得加快速度。”蓝图低低地说,“越到上层信号屏蔽就越厉害,恐怕到顶楼的时候,我们根本无法和圣卡洛斯联系了。”

    “这也是诺亚‘告诉’你的?”艾里盖利酸溜溜地问。

    “这时候还吃什么飞醋,等事情了结了,我们……行了吧?”蓝图囫囵掉关键字词,又害羞又强势地说。

    艾里盖利爱极了这个逞强的人,如果不是时机不对,他现在就想把人压在墙上狠狠欺负,可惜,啧……艾里盖利跳过几乎乱真的黄色画面,定了定神说:“和圣卡洛斯联系这方面你不用担心,我们有办法,我更担心的是我们赶不赶得上,这个教堂实在是太大了。”

    就在他们窃窃私语的时候,圣卡洛斯发来了信息:“主教已被押往惩戒室。”

    “惩戒室?”蓝图愣了下,好不容易变得温和的回忆画面“一言不合就翻脸”,恐怖得形同地狱。蓝图一皱眉,一咬牙,艾里盖利就看出不对劲来,他迅速锁定一个无人的祷告室,架住蓝图快步走了进去,门刚关上,蓝图的牙缝里就挤出变形的呻//吟。

    艾里盖利抚摸着他的脊背试图减轻他的痛苦,可蓝图的情况丝毫没有好转,他身上的长袍被汗水打湿,呻//吟里露出绝望的味道。

    艾里盖利不顾他的挣扎,紧紧把他搂在怀里,可这似乎没起到什么作用,眼见蓝图的瞳孔颜色开始涣散,艾里盖利神色一紧,身边赫然多了一个毛茸茸的身影。

    自从黑塔进阶,为了巩固强化的能力艾里盖利一直没有释放出卡维尔,哪怕见到蓝图的时候,卡维尔已经在大闹自己的意识海,他还是没有松口。看着艾里盖利一而再再而三的调戏蓝图,卡维尔悲伤成河,它想在蓝图面前打滚,它想跟蓝图撒娇,它更想跟蓝图亲亲!

    面对自己得寸进尺的精神系,艾里盖利更不肯放它出山了。今天要不是艾里盖利因为紧张松开了精神控制,卡维尔根本没有出来透口气的机会。

    “呜呜……”卡维尔低声呜咽着,凑过脑袋蹭了蹭蓝图的额头。蓝图紧闭双眼,额头上的青筋若隐若现,卡维尔迟疑了会儿,大着胆子伸出舌头舔了下去。粗粝带着倒钩的舌苔擦过皮肤,蓝图打了个激灵,迷蒙得睁开眼。

    “卡维尔……”

    “嗷呜――”乘着蓝图睁眼的瞬间,卡维尔立刻竖起尾巴兴致勃勃地在他面前兜了一圈,多出的黑色羽翼随着它进军似的步伐节奏有序的张开收拢,好似在催促蓝图:“快看快看,我的新造型!”

    虚弱的蓝图目光在它身上游离了一会儿,奇怪地嗫嚅:“你怎么变丑了?”

    卡维尔洋洋得意的步伐仿佛被雷劈般猛然一僵,没等艾里盖利催促,它灰溜溜地缩到艾里盖利身后,萎靡地耷拉下翅膀和脑袋。

    蓝图按了按眉心,可怕的画面如潮褪去,他撑着艾里盖利的胳膊坐起来,眉角还是在时不时抽搐,艾里盖利的担忧还没有消失,扶着他的肩膀问:“你怎么样?”

    “好多了,抱歉,拖延你们的行程了,我们走。”说着蓝图抱歉地向众人点头,没依靠艾里盖利自己站了起来,他踉跄了下,被打击到萎靡的卡维尔立刻冲了上来,顶住他的侧腰撑住了。

    蓝图一手按住卡维尔的脊背,掌心抚过卡维尔的翅膀桡骨,轻笑了声:“刚才跟你开玩笑的,你很帅。”

    一句话就让卡维尔精神抖擞起来,艾里盖利却还是不放心,牵着他的手问:“你真的没事?是不是又想起了什么不属于自己的记忆?”

    对于诺亚源源不断加塞给蓝图的“记忆”,艾里盖利有些不安,他不喜欢有另一个人的影子盘踞在蓝图的意识海里,哪怕这个影子对他们的行动会有帮助。

    这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蓝图怎么可能看不出艾里盖利的不安,他讨好地亲了下艾里的脸颊说:“我没事,对了,我们真的得加快速度,主教要接受的惩戒非常可怕,不能让他们执行。”

    “你看到了?”道尔不住上前迈了一步,“你看到什么了?”

    “血腥、残暴,和这间教堂格格不入的东西,跟我来,我知道怎么走。”

    又是诺亚告诉他的么?艾里盖利恨恨咬了咬牙,他得抓紧时间和蓝图完成最终配对,把诺亚那个家伙的影子彻底从蓝图的意识海里扫荡干净。

    走出祷告室,为了掩人耳目,出来不到一分钟的卡维尔又被强制塞了回去。佣兵们跟上蓝图的脚步疾走起来,路上遇到不少拦路的疯癫信徒,抓着他们的胳膊问:“白衣主教在哪里!他在哪里!”

    艾里盖利挡开蓝图面前的信徒,拉着他继续往前走。道尔他们紧紧尾随,完全不管信徒和正牌神职人员之间推搡混乱的场面。

    一队机器人从正前方走来,准备处理两方之间的骚乱,这类型的机器人通常带有自动扫描装置可以辨别出自己人和外来人员的差别,艾里盖利

    恋耽美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