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八五小说 > 其他 > [哨向]王的向导 > 分卷阅读45

分卷阅读45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哨向]王的向导 作者:天山童猫

    人行为还是加萨尔联邦有什么举动。艾里盖利不敢确认,他不住想起在情景映射里看到的那个神秘的x先生,不知道和赫伯特是不是有什么联系?

    就在这时,蓝图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艾里,刚才你说让ai追踪青鸟了,是不是小洛?”

    “不,是另一个……”艾里盖利话音未落,一个黑色的虚拟影像又不请自来,那副常年宿醉嗑药的颓废面孔几乎贴着蓝图的脸,他咧开嘴露出白森森的牙齿,笑得有些渗人。艾里盖利连忙抱住蓝图的肩膀往自己这边拢了拢,蓝图心惊了下,这才看清ai的真面目。

    蓝图莫名觉得眼前黑暗系风格的ai形象有点眼熟,他皱着眉迟疑了会儿说,“我是不是在哪儿见过你?”

    黑格尔欣喜了下,然后又倒挂下眉头委屈恹恹地问:“你不记得我了吗?你和诺亚被围攻的时候是我救了你诶~”

    被围攻,难道是他试图治疗诺亚的时候发生的事?蓝图按住头苦思冥想了会儿,可惜那个片段却依然没有露出丝毫痕迹,他遗憾地摇了摇头说:“抱歉,那个片段我没想起来。”

    “诶~~怎么会这样,我可是一直记着你诶~”黑格尔拖长了音节,还想伸出爪子碰一碰蓝图,手伸到一半他忽然注意到艾里盖利瞪着自己的眼神,他努了努嘴,不情愿地缩了回去。

    惦记着他的向导是几个意思?艾里盖利心底又给黑格尔记了一笔账,他唤了声蓝图解释道:“这个ai是我从黑塔带回来的,说起来还跟小洛师出同门,但性格迥然不同。你不用跟他接触,有事还是吩咐小洛好了。”

    艾里盖利当着黑格尔的面直接断绝他跟蓝图对话的可能,黑格尔还想辩解两句,他的影像却被艾里强制解除了。没了“第三者”的妨碍,艾里盖利从怀里拿出那只几乎完全碳化的机械鲸鱼端到蓝图的面前说:“这是我在黑塔里找到的,它让我看到了你的过去。”

    蓝图拿过那只机械鲸鱼喃喃道:“是我给福音做的机械鲸鱼,一只代表它,一只代表菲碧……你是不是连菲碧也见过了?”

    “是的,从小看到大。”想起那个光秃秃没毛的小家伙,艾里盖利忍俊不禁。

    蓝图的神色微黯,他在自己的意识海里感觉不到菲碧的存在,它究竟在哪儿?他惆怅了会儿,迟疑地问:“如果我以后都无法具象出精神系……”

    艾里盖利闻言亲了亲他眉心低语:“你在我身边就好。”

    蓝图还来不及感动,身后再次爆发出道尔又恨又恼的声音:“够啦!你们这对狗男男给我滚到后边去!别让我看到你们亲热!”说罢,这位倍受刺激的可怜单身汉大步流星地走到他们前面,眼不见为净。

    蓝图挠了挠脸,有些不好意思,他推了推艾里盖利的胳膊示意让他去安抚几句。艾里盖利摸摸他的头夸赞了番,随即快走两步和道尔肩并肩走到了一块儿。

    道尔瞥了他一眼,冷哼了声:“怎么舍得放开蓝图过来了?”

    “和你说正事,”艾里盖利淡淡地说,“主教那儿不太对劲。”

    “怎么回事?”听到主教的消息,道尔条件反射地打起精神,在艾里盖利看来,他对主教的痴迷程度一点儿都不比妮可莎娜低多少,只是没怎么表现在脸上。

    “还记得我们这趟去黑塔是为了替主教寻找他导师的下落吗,他告诉我有什么进展或者需求可以直接联系他的护卫官,但是来罗什玛之前,我的通讯请求被他的护卫官拒绝了,更过分的是,他把我屏蔽了。”艾里盖利说,“当然我用了些手段直接联系到了主教,但没聊几句就被那个护卫官发现了,他的灵敏程度不亚于圣卡洛斯或者黑格尔。”

    “怎么会这样?”道尔不解地问,“那个ai护卫官要造反吗?”

    “恐怕事情没我们想的那么简单。”艾里盖利拍了拍道尔的肩膀,委以重任道,“主教那边的情况我交给你来盯梢,有问题随时汇报。”

    “好,那我们现在兵分两路?”

    “分什么两路啊,你不出这个地下水道啊!”艾里盖利拍了下道尔的脑袋,“先去找青鸟。”

    艾里盖利一行找到蓝图,离开地下水道的时候,和圣古柯大教堂位于同一中轴线上的加萨尔联邦领事馆里气氛格外浓重。这件事要从五天前说起。

    辅导所的米娅是赫伯特在贝加尼布置的眼线之一,当她告诉赫伯特自己找到诺亚时他按捺不住激动,推开所有军务登上飞船亲自赶到了这里。上天是眷顾他的,还没走进辅导所他就见到了自己苦苦寻觅的人。

    “诺亚阁下,您注定是属于我的。”赫伯特对着昏迷过去的青鸟喃喃自语,他伸手爱怜地拂过那人的脸庞,颈项,呼吸不住粗重起来。

    占有贝加尼这位史上最强的向导是他有史以来的梦想,为了这个梦想,他推掉了联邦为他挑选的向导,毅然选择了个普通女性结为夫妻,哪怕他的儿子出世,他也没有停止过寻觅,对他而言,诺亚就是他的魔咒。

    就在他欣喜不已以为大功告成的时候,他万万没有想到,青鸟就这么沉睡了下去,丝毫没有清醒的迹象。

    “怎么回事?!不是说麻醉剂的量不会有问题的吗?为什么到现在都没醒!”赫伯特站在治疗舱旁大发雷霆,他已经在罗什玛逗留了五天,可是青鸟的情况并没有好转。

    副官低下头面无表情地陈述:“将军,诺亚阁下的各项指标是正常的,就是不知道为什么一直昏迷不醒,可能是意识海受到了伤害。”

    “好端端的意识海怎么会受伤?”赫伯特气不均,恶狠狠地说:“米娅呢!为什么她还没过来!”

    “米娅女士正在协同处理向导学院毕业典礼的事宜,所有一直抽不开身……”

    副官的解释还没结束,就被赫伯特冷冷地打断了,“抽不开身?她忘了自己是谁提拔的吗?把她给我找来!”

    看着怒气冲冲处于暴怒边缘的赫伯特,副官识趣地闭上了嘴,没过多久他得到了个好消息,立刻向赫伯特汇报:“将军,米娅女士到了。”

    ☆、第47章 整装出发找青鸟

    站在门口的米娅有些紧张,她已经听闻青鸟昏迷不醒的消息,不是她故意拖延,而是今年向导学院心血来潮让辅导所协助毕业典礼的进行,这两天她连轴转地开着跨越星域的动员会议,压根没时间和赫伯特会面。

    拖到今天已经是第六天了。

    站在为赫伯特腾空出来的办公室门前,米娅忐忑地搓了搓手,她默默酝酿着辩解的说辞直到副官喊她的名字。

    “米娅女士,将军等候你多时了。”

    米娅调整了下呼吸走进办公室,赫伯特面沉似水地在里头踱步,他扫了米娅一眼,阴郁的目光扫到米娅身上,让她不由自主打了个寒颤,米娅强撑起笑脸,欠身行礼道:“很高兴见到您,将军,不知有何吩咐。”

    赫伯特张了张口,没有粗暴地责备米娅的不是,比起自己花瓶似的妻子和儿媳,这个年轻女人要有用的多,还是要好好安抚。

    强压下自己的不满,赫伯特放缓了踱步的速度,沉吟道:“米娅,你办事我一直很放心,之前你在网络上散布哈克尔的黑料就做的很好,现在教会已经对哈克尔人身自由进行限制,再过不久,等哈克尔接受完惩戒,我们扶植的傀儡主教就能上台了。”

    米娅有些受宠若惊,这些事她好几周前就在运作,直到最近才显露山水,刚刚放出哈克尔被软禁的消息,她不知所措地低了低头,谦卑地说:“这是我应该做的,将军。”

    “但是,为什么这件关键的事你没做好?”赫伯特话锋一转,严厉地盯着她,“诺亚阁下怎么会无缘无故昏迷?!”

    终于问到这件事了,米娅手抚着胸口平复了下情绪,镇定自若地说:“将军,诺亚阁下在辅导所的时间里我没有对他做过任何事,不信您可以查阅辅导所的监控,另外,在您见到诺亚阁下的时候他没有任何受伤迹象,我被人弄晕躺在辅导所里,请您公允。”

    赫伯特挑了挑眉,一时间竟也挑不出什么错处,他继续沉默地来回踱步,步履每次落地的声响都让米娅心惊肉跳,突然这漫长的折磨停止了,赫伯特回过头公正地说:“你说的没错,诺亚阁下昏迷这件事可能跟你真的没什么关系。”

    米娅忙不迭说:“谢谢将军理解。”

    赫伯特的眉头依然皱紧没有松开,虽然他没有追究米娅的责任,但青鸟仍在昏迷,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他挥了挥手说:“我会找高级医师为诺亚阁下诊断的,今天我就带他离开罗什玛。”

    “将军,那和诺亚阁下一块儿来的那些人就留在地下吗?”米娅进言道,“万一他们逃出来怎么办?”

    赫伯特嗤笑了声,根本没把他们放在眼里,他冷漠地说:“这还不简单,那群人里的那个女人是个佣兵,你直接向盖瑞米尔的佣兵协会投诉,就说有个团的佣兵拐走了隐性向导,不用几个小时他们就会登上通缉榜,到时候还怕找不到他们的行踪?”

    米娅错愕了会儿,讷讷地说:“将军英明。”

    “你尽快发布信息吧,说不定在罗什玛你就能发现他们的行踪。”

    “发现之后怎么做,抓起来交给盖瑞米尔自由联邦吗?”

    赫伯特丢给她一个“别傻了”的眼神,冷冰冰地说:“没用的东西就地处理掉就行了。”

    就在赫伯特冷冷处理萌爪团佣兵的时候,他说的每一句话都原封不动的传到了艾里盖利他们这里,几人还没从冗长的地下水道中脱身,忽然听到这个消息,几人都接连被点爆了。

    “赫伯特这头老狼简直太过分了!”妮可莎娜气不匀地骂道,“怎么办,艾里,我们上通缉榜的事似乎是板上钉钉了,反正你肯定不会把蓝图交回去的吧?”

    “这是当然,赫伯特这招倒是厉害,利用《向导保护条例》摆了我们一道,”艾里盖利打开光幕看了眼地图,口气变得有些急迫,“看来我们得加快速度了。”

    刚刚加入这个团体的乌木显得有些拘束,何况人高马大的他还是拖后腿的那一个,他迟疑地看了眼妮可莎娜,妮娜立刻理会他的意思,鼓励着朝艾里盖利的方向努了努嘴。乌木鼓起勇气朝艾里盖利走去,小心翼翼地打招呼:“团长,你好,我有件事想跟你说。”

    艾里盖利回过头温和地笑了下,“有什么事?”

    乌木又看了眼妮可莎娜,在她鼓舞的目光下说了出来:“那个,我在白塔做手续准备离开的时候,莲娜主人的丈夫、加萨尔联邦海军的阿兰卡中校来找过我,他给我下达了指令,要我监视你们。”

    “阿兰卡?”艾里盖利愣了下,斟酌地说,“他算盘打的倒是挺好的,利用精神催眠确实能迷惑妮娜……”

    “我不会这么做的!”乌木忙不迭澄清,“我不会害我的哨兵,更何况,你是蓝图的哨兵。”我怎样也不会害自己的朋友啊。

    蓝图闻言也扯了扯艾里盖利的胳膊,帮腔道:“乌木挺靠谱的,不然妮娜也不会对他这么上心。”

    恋耽美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