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八五小说 > 其他 > [哨向]王的向导 > 分卷阅读42

分卷阅读42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哨向]王的向导 作者:天山童猫

    自禁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头顶,并没有印象中那个小家伙的身影。

    “菲碧……”他记起鸟叫声源自哪里,随即又按了下机械鸟的脑袋,叫声戛然而止,“这是做给菲碧的,还有福音……”记忆慢慢对上齿轮,蓝图的呼吸节奏不住加重,比梦中还要激动得多。就在他梳理记忆的时候,房门被人大刺刺地推开了。

    “起床啦!”妮可莎娜叉着腰站在门口气沉丹田地喊道。蓝图扭头望去,怅然若失的模样吓了妮可莎娜一跳。

    “我去,蓝图你怎么了?怎么过了一晚上你萎成这样?”妮可莎娜忙不迭走到他身边嘘寒问暖,一会儿探探他的脉搏,一会儿摸摸他的额头。

    蓝图整理了神态,温和地摇了摇头,“我没事,就是想起一些以前不记得的事。”

    “以前?”妮可莎娜顿了下,忧心忡忡地问,“你该不会想起以前有对象想甩了艾里吧?”

    “你想到哪儿去了?”完全跟不上妮可莎娜的脑回路,蓝图哭笑不得,“不是这样的。我没杀人没放火,也没对象,你放心了吧?”

    “那我就放心了,”妮可莎娜拍了拍胸脯,“别没事吓唬我,我还以为你被辅导所的人酱酱酿酿了呢。”

    被人酱酱酿酿了的是你吧?蓝图一脸黑线,岔开话题问道:“你怎么一个人过来了,乌木呢?”

    “他去餐厅看看有没有什么好吃的去了,你要不要一起?”

    “也好,我去叫青鸟。”念出青鸟的名字,蓝图又顿了下,诺亚交还给他的记忆力里似乎缺失了最后一段,青鸟怎么来到他身边的,他依然不得而知。

    “喂,你怎么又定住了?小洛!快出来给他做个身体扫描看看他到底怎么了!”妮可莎娜再次惊叫起来。

    “抱歉,我只是失神了,真的没事。”就在他解释的时候,圣卡洛斯的虚拟形象也冒了出来,他没理蓝图的解释,恪尽职守地扫描了他的身体,过了半晌说:“他的身体没问题,就是脑部活动过分活跃。”

    “我都说了,我只是想起了一些以前的事而已。”

    “那我能向艾里汇报吗?你每件事他都很在意。”

    “……你问我话的时候已经发出去了吧?”

    圣卡洛斯义正词严地回答:“因为距离太远、空间复杂,我怕丢失信息,所以多发了几遍。”

    你到底一口气发了多少条?蓝图扶了扶额,无可奈何地说:“好了,我真的没事,就是有点饿,我们能去吃饭吗?过了七点半芝士三明治就会被抢光了,那可是辅导所里最好吃的早餐。”

    “你怎么知道?”妮可莎娜狐疑地问,“前两天你怎么没说。”

    被妮可莎娜这么一问,蓝图又怔忡起来,他脑海里冷不丁多出一段在辅导所生活片段,可这并不是诺亚强塞给他的,他这是又想起别的了?

    ……

    就在蓝图被时不时跳出的记忆片段弄得糊里糊涂的时候,青鸟正在客房里招待客人。

    说是招待有些不准确,他并没有任何款待举动,脸上甚至还带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

    米娅给他准备的房间堪称奢华,这么破费让一个隐性向导居住,用意就有点匪夷所思了。如果现在蓝图来到这里一定会觉得蹊跷,因为这儿的陈设和在黑塔里的那间屋子一模一样。

    一大早,穿着皇家教会的传统教服的米娅就来拜访,她面带微笑,款款欠身道:“早上好,我们能聊聊吗?”

    “我说不能,你就会离开吗?”青鸟面无表情地问。

    “阁下,您的身份虽然保密良好,但并不是密不透风的,我希望您听听我要说的话,对您没有坏处。”

    米娅绵里藏针的话语让青鸟微微皱眉,他反问道:“我的朋友们呢?”

    “请放心,我的承诺永远有效。”

    “希望如此。”青鸟扯了扯嘴角,神色里的敷衍被冷漠所掩盖。他侧过身让米娅进门,随意道:“这里是你的地盘,请随意。”

    “您错怪我了阁下,这里我也是第二次来,”米娅挂着浅笑毕恭毕敬地说,“这间屋子一直是给阁下您预备的,您不记得了吗?”

    “是吗,这颗星球的建筑长得都一样,我还真没注意。”青鸟冷漠到底,口气强硬地曲解了话题。

    米娅叹了口气,伸手请青鸟坐下,青鸟摆了摆手,“你坐吧,有话直说,我听着呢。”

    米娅面露困惑地问:“阁下,您和我想象中不太一样。我已经说过,您可以完全信任我,我的命是您救的,您不用这么提防我,况且,这个地方我说了算,您是绝对安全的。”

    “是吗?”青鸟似笑非笑,“既然我这么安全,你还三番四次过来想干什么?”

    “既然阁下你问了,那我就直说了。”米娅深吸口气,压低声音定定地问,“阁下,您有没有想过……复仇?”

    ☆、第44章 青鸟成了香馍馍

    “女士,如果我没瞎,您现在身上穿着的是教廷的服饰吧?”青鸟冷着脸似笑非笑地问,“您确定要怂恿我推翻您现在这身服饰的组织吗?”

    “不是推翻,”米娅急切地说,“是肃清,就像这所辅导所一样,剔除掉毒瘤,让它获得新鲜的血液。”

    “阁下,自从你救下我以后我一直在关注您的动向,您是帝国的英雄,可结果呢,教会非但没有表彰你的功绩反而将您困于囹圄,之后您就从教会的名单中消失了,这就是教会对您所做的一切!难道这还不够成为你复仇的理由吗?!”

    青鸟百无聊赖地听着米娅慷慨激昂的陈述,显然,这个从战火中存活下来的姑娘思维陷入了奇怪的逻辑,而且还极端自信,把意志强在在别人的身上还那么理直气壮,青鸟可没傻到被她摆布。

    他不留情面地说:“女士,我觉得你还没睡醒。在我看来你就是想找个傀儡控制皇家教会,然后硬扯出这么一套精美的说辞,很抱歉,我没兴趣,要是没有别的事话请你先行一步,我的朋友快要来找我了。”

    说完,青鸟无视米娅骤变变化的脸色,直接从她身边走了过去,当他走到门口时,米娅拔高了嗓门尖锐地问:“是不是外面那些人绊住了您的脚步,阁下?”

    “不是,”青鸟平静地回答,“是我离不开他。”

    “您若是不答应我,我不保证您的朋友还能安然无恙地待在辅导所里。”米娅的精神系白鹤显现出来,发出尖锐的警告。

    青鸟的手紧了又紧,他沉下脸恼恨地问:“你答应我的话都是废话吗?”

    “我答应的人是前主教诺亚阁下,如果您不是,那我的保证也只能打水漂了。”米娅仰着头矜傲地看着他,摆出一副不容拒绝的姿态,“只要阁下顺从我的安排,一切都好商量。”

    青鸟没好气地问:“你想怎么样?”

    米娅点了点id环,几乎同时,房间的地板、天花板和窗外都被悄无声息地打开,几名身着塑身战斗服的蒙面人闯了进来,他们戴着深色、密不透风的面具将青鸟团团围住,纷纷举起了□□。

    □□裸的威胁摆在面前,青鸟顿时没了退路,他挑了挑眉打量了圈包围自己的人,质问道:“你什么意思?”

    米娅惺惺作态地叹了口气说:“我也是为了阁下您好,请您乖乖配合,我并不想伤害到您。”

    “伤害么……”青鸟神色一厉,“还不知道是谁伤害谁……”

    话音刚落,突然响起的敲门声打破了对峙的僵局,青鸟冷不丁袭向离他最近的蒙面人,他手抵在对方额际的一霎那触了电,他不住抽回手,指尖一阵灼痛。他错愕地蹙起眉头,米娅的叹息声又响了起来:“阁下,我知道您的精神攻击力卓越,您觉得我会犯同样的错误吗?他们的头盔都是特制的,您的攻击对他们没有丝毫作用。”

    青鸟恍然大悟,他冷冷地说:“看来今天你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了。既然如此,何必说那一堆冠冕堂皇的话。”

    米娅仿佛没听见青鸟言语里的讽刺,摆出悲天悯人的姿态摇头叹息:“为什么我说的您就不愿听呢,非得让我动用武力。唉,把他抓起来。”话音刚落,几名蒙面人迅速行动,有的擒住青鸟胳膊,有的按住他的肩膀,狠狠把他压了下去。

    青鸟无力挣扎了两下,不堪重负地被摁到地上。米娅的白鹤款款朝青鸟走来,垂下头长长的喙试图去碰青鸟的脸,青鸟嫌恶地躲开了。自己“善意”的举动被厌弃,米娅的脸黑了层,口气僵硬地说:“这是你逼我的,阁下。”

    就在他们以为稳操胜券的时候,房门被“啪”的一声踹开了,妮可莎娜桀骜不驯地踩着高跟鞋走了进来,抬了抬下巴冷笑:“佣兵妮可莎娜,请赐教。”

    妮可莎娜的突然出现让米娅怔了下,她脱口而出:“你怎么来了?”

    “来看看您在做什么呀,米娅女士。”妮可莎娜故意加重语气一字一顿地说,“能请你把我朋友放了吗?”

    米娅很快恢复镇定,这里是她的地盘,搞定几个闹事分子她还绰绰有余,她再次挥了挥手,冷下脸命令道:“把她也抓起来!”

    两名蒙面人径直朝妮可莎娜冲了过去,妮可莎娜呵呵一笑,矮身闪进了房间,森蚺贴着地面悄无声息地接近米娅的精神系,对着那纤长的脖颈狠狠咬了下去。白鹤发出一声痛苦的鸣叫,它无力地拍打翅膀,掉了一地白色的羽毛。

    米娅的精神传来一阵撕裂般的剧痛,她踉跄两步倒在地上,喘着粗气愤恨地吼道:“啊――给我杀了她!”追逐妮可莎娜的人数多了起来,几名蒙面人也亮出了自己的精神系加入了战局,组团出现的黑背胡狼齐刷刷朝森蚺奔去,森蚺扬起头颅和身躯,甩起尾巴横扫开靠近的胡狼。

    看到蒙面人亮出精神系,青鸟的嘴角浮出丝笑意,原本还在围着森蚺撕咬的胡狼清一色开始颤栗,缩着尾巴原地打圈,好像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控制住了行动,乘着这个机会,森蚺甩起尾巴,挨个将这些胡狼甩到了墙边。

    蒙面人的精神系遭到攻击,很快影响到他们身上,仅仅一秒钟的恍惚,他们就落到了下风,妮可莎娜抓住这个机会,一连撂倒几人,高根狠狠踩进他们的肩胛,带着面具的人呜咽了声,随即被她踹晕了过去。

    见到这副景象米娅连忙解散了精神系,颤巍巍地站起来,她打开光幕准备呼叫机器人增援的时候,一双手不偏不倚地按住她的id环,她扭头看去,正对上蓝图的双眼。

    “你――”

    “米娅女士,我以为辅导所真如所说变了模样,可看起来它还是像原来一样流氓,如果你真的有心改变世界的话……不如先改变自己怎么样?”蓝图若无其事地说完这番话,他的机械鸟稳稳当当地落到米娅的手臂,喙狠狠啄了下去。米娅的手臂像被蜜蜂蛰了似的一阵刺痛,她恼怒地质问:“你干什么?!”

    “问我这句话前不如先问问你自己干了什么好事吧。”蓝图原封不动把这句话送还给她,他的机械鸟的喙中藏着根麻醉针,没过一会儿就起效了,米娅身体软了下去,另一边,妮可莎娜已经揍翻了蒙面人,一甩头

    恋耽美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