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八五小说 > 其他 > [哨向]王的向导 > 分卷阅读41

分卷阅读41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哨向]王的向导 作者:天山童猫

    抱歉,”他反省了下自己的情绪化,“蓝图被带走了,所以……”

    道尔无语凝噎。好吧,对于现在的艾里盖利来说天塌下来也没蓝图不见了重要,不过不应该啊,妮娜不是跟着呢嘛。道尔直接说出自己的疑惑,“妮娜呢?”

    “跟他在一块儿,他们现在在贝加尼帝国……”艾里盖利忽然没了声,恍然敲了敲脑袋,“我怎么把这点忘了。道尔,你的工作继续进行,如果提前结束就不要拖延尽快集合,小洛,你先从巡洋舰调一艘飞行器过来。”

    “喂,你怎么又改口了,你忘了什么?”没等道尔叨叨完,他的通讯湖面瞬间切换变成了黑格尔的脸,他没有顾忌艾里盖利审视的目光,笑眯眯地推荐道:“需要飞行器吗,我可以免费提供哦。”

    “黑格尔,”艾里盖利的声音沉了下来,“窃听别人的通讯可不是什么光明正大的举动。”

    “诶,我以为身为佣兵的你是不会计较这些小伎俩的。”黑格尔故作吃惊地说,“毕竟你的身边已经有个中规中矩的ai了。”

    “就算如此,我也不希望这种手段发生在我自己的团队里。”艾里盖利一字一顿地说。

    “好吧好吧,言归正传,你要不要我的船?”

    黑格尔的船?艾里盖利看了眼圣卡洛斯,小正太立即给他发了条加密信息:“黑格尔有自主控制系统的飞行器,就跟我的战列舰一样。”

    战列舰?那岂不是比他们的巡洋舰还要招摇?艾里盖利正在犹豫,冷不丁地听见黑格尔又说:“我的船和小洛洛的不一样,体积没有那么大啦~唔,和你们的巡洋舰倒是蛮般配的,要不要试试?”

    “黑格尔的船是战列巡洋舰,最突出的是隐身性,而且模块融合率很高,可以直接和我们的巡洋舰组合当做移动堡垒使用。”虽然对黑格尔的ai个性极度不满,但对他的船圣卡洛斯给出的意见倒是很中肯,“反正我的船现在也不在,不如就先用他的吧。”

    “你……当初偷偷买下苍龙的时候不会已经预估到这点了吧?”艾里盖利笑问道。

    圣卡洛斯的表情称得上尴尬,他吞吞吐吐地说:“恩,他的船还不错。”

    “ai也不错哦小洛洛~”黑格尔已经不满于光幕的二维平面,直接钻出了三维影像要拥抱圣卡洛斯,圣卡洛斯抛下一句“飞船控制权要转交给我”后再次消失了。黑格尔失望之极,委屈地喊道:“小洛洛,就算把我整个ai交给你我也是愿意的!”

    看到圣卡洛斯孩子气的举动,艾里盖利笑了下,回头一本正经地对黑格尔说:“行了,交船吧。”

    就在艾里盖利和黑格尔达成协议准备离开γ16行星的时候,贝加尼帝国第三行星罗什玛还沉寂在夜色中,这颗纯白星球处处透出浓浓古典拜占庭风格,到处可见标准化的旋转线条或整齐的马赛克拼贴,连建筑外形都有着优美的轮廓线,充满神圣纯洁的气息。

    圣古柯大教堂无疑是罗什玛的地标,这座教堂还保留着传统的圆穹顶设计,十字形长臂像四方延伸辐射,夜色下,仍闪耀着令人折服的金色光芒。并不为人所熟知的向导辅导所就开设在圣古柯大教堂内。

    蓝图来到这儿还不满三天,因为有米娅保驾护航,他获得了独立房间,可以在教堂内四处闲逛,甚至可以在“陪同情况下”参观罗西玛星球,但他深深感觉到自己跟这片土地的格格不入。

    这颗弥漫着古老宗教崇拜传统的行星,处处都和瑟隆不同,这里的人不会大声喧哗,言谈举止都自然而然带着奇妙的仪式感,哪怕孩子都耳濡目染养学得有模有样。走在街上,你一眼就能看出谁是贝加尼本土居民,谁是移民,那习惯不是一蹴而就的。

    连着两天,蓝图都有些失眠,刚开始是兴奋的,因为对这颗星球充满好奇,这可是相信神灵的星域啊,之后是怀念,见多了仪式性的贝加尼人,他有点想念公会办事处,虽然那群歇斯底里症的佣兵挺吵闹的,但要自由奔放得多。

    今天是第三天了啊……蓝图靠在床上处于清醒和困顿的零界点,睁开眼他的眼皮就直打架想睡觉,闭上眼脑子里却有乱哄哄放电影似的满是凌乱的画面。

    画面里的场景让他蹙眉,光想着都觉得身体也跟着一块儿抽痛起来。他复又迷蒙地睁开眼,冷不丁看见床边坐着一个人,看身形轮廓,青鸟。

    他怎么来了?

    向导辅导所的米娅对青鸟青睐有加,给他安排了一间“主教”级别的套房。要是以前,蓝图一定会第一个过去串门,打个地铺也有可能,可在舰上他发觉青鸟隐瞒自己的事比自己想象中还要多,两人陷入了冷战。而青鸟似乎对说明存在犹豫,这事就拖到了现在。他这会儿来是想说明了?

    蓝图试着抖擞精神,孰料青鸟按住他肩膀,伸手盖在他的双眼上。

    「青鸟,你闹什么幺蛾子?」

    青鸟好像听见了他的心声,低哑着声音说:“你不是想知道真相吗,我……可以告诉你。”

    「告诉我就直说啊,捂住我眼睛干什么?」蓝图试图坐起来,一片漆黑中他听见青鸟哼起的语调,随着他的歌声,疲惫感如潮袭来,他的身体越来越软,躺倒在了床上。

    青鸟的歌声随之变轻,他松开手,从口袋里摸出一个盒子放在蓝图的枕头旁,轻叹道:“这是你想要的真相,今天……先给你看一部分,别再生气了。”

    说完,他轻轻抚了抚蓝图的发梢,返身离开了他的房间。

    ☆、第43章 终于寻回自我

    蓝图睡着了。

    或者说他是被青鸟催眠了,他的人明明还躺在床上沉睡,意识却飘飘忽忽在房内游荡。就在青鸟关门的霎那,房间变了模样。

    四方形的客房墙壁被一片片拆卸下来,露出无瑕的金色背景,絮状的白雾升腾起来笼罩住整个地面,一眨眼的功夫,他的视野变得开阔无边,犹如站在了云霄上。

    蓝图有些错愕地看着眼前的世界,他现在……是在做梦吧?正想着,他冷不丁瞧见自己手里捏着的盒子。盒子是青鸟留下的,盒盖的边角磨损得不成样,看上去有些年头。

    奇怪,怎么觉得有点眼熟。蓝图喃喃自语着摩挲着盒子,不假思索打开了它。盒子里垫着浅色的木屑,里头躺着一只同样陈旧的机械鸟。

    这是……我的?

    蓝图情不自禁拿出机械鸟拨弄起来,突然,机械鸟转了转脖子活络起来,扑棱着翅膀飞了出去。

    “擦擦擦――”机械零件摩擦的声音越飘越远,他不自主朝鸟飞的方向望过去,发白的云霭随着它飞过的路径左右散开,一个蕴光的身影如神使降临般出现在金色云端之上。

    蓝图眯了眯眼,看不清那人的五官,等那圣洁的人物周身的光芒柔和了些,才依稀瞧出几分。看到那抹深蓝似海的头发颜色,蓝图愣了下,他不住揉了揉眼仔细分辨,那只会出现在教廷壁画的人物竟然和青鸟长得一模一样。

    青鸟?蓝图狐疑地打量着对方那身装束,立马否认了自己的观点。不,绝不是青鸟,他俩的气质完全不同,那他……又是谁?

    蓝图不住掐了掐太阳穴,有个名字在他嘴边,呼之欲出。

    “诺亚?”他脱口而出,喊完就愣住了,他怎么知道的?

    那神圣的人物莞尔一笑,伸手捧住飞来的机械鸟,温和地说:“很高兴你还记得我的名字,蓝图。”

    听到他的声音,蓝图的心湖跟着狠狠一荡,那莫名的熟悉感越来越强,他迟疑了会儿问:“我……好像认识你,你和青鸟……什么关系?”

    诺亚但笑不语,和青鸟岔开话题的方式倒是如出一辙。蓝图皱了皱眉,“怎么?不能说吗?”

    诺亚低头看着手里的机械鸟,把它当成活着的生物似的轻轻抚摸它的翅膀,他淡淡地说:“不是不能说,而是你忘了。”

    蓝图怔忡地指着自己,“我忘了?”

    诺亚没有说话,他轻轻一抬手掌,一缕若隐若现的金线绕上机械鸟的脖颈。机械鸟重新活络起来,晃晃悠悠地朝蓝图飞去。

    “还给你了,你的一部分记忆。”

    我的记忆?看着机械鸟朝自己飞来,蓝图不住伸手去接,握住鸟身的一霎那,“啪嗒――”意识海里,尘封的记忆匣子打开了。片段式的画面蜂拥而至,几乎要挤破他的脑袋。他低吟声跪倒在地,可画面还在不断翻新,一幕幕出现在脑海。

    黑塔,实验品,维生舱,还有……躺在里面瓷偶般的人。

    “你是……”终于把面前的人和维生舱里沉睡的身影重叠到了一块儿,蓝图觉得自己的脑袋疼得更厉害起来,他断断续续地问,“这是,我的记忆?”

    诺亚露出悲悯的神态,慢慢诉说:“那天方舟攻击了我们的意识海,你被夺去了记忆,我尽力保存下和你相处的那段时光,希望对你有所帮助。”

    “那你……”

    “因为你的帮助,我现在很好。”诺亚浅浅的笑容,带着不可亵渎的光辉。

    蓝图的脑子还有些混乱,突然出现的沉重记忆压得他喘不过气,他不是只是个机械师吗,为什么会冒出这么多曲折的经历?他将信将疑地问:“这真的是我吗?”

    诺亚郑重地点了点头,“当然,毋庸置疑。”

    蓝图敲了敲自己的脑袋,问:“那我为什么……没有一点实感?”

    “那是因为……”诺亚深深叹了口气,“罢了,你去问青鸟吧,这个必须由他告诉你。”

    “可是青鸟不愿告诉我怎么办?”

    “他会的。”诺亚挂着微笑挥了挥手,淡去的云霭重新聚拢起来,渐渐遮住了他的身影,蓝图赶忙朝他所在的方向跑去,就在这时,周遭的景致陡然转变。

    他赫然回到那间模仿拜占庭装饰风格的房间,盘绕在脚边的雾霭骤然褪去,露出鲸鱼光洁漆黑的背鳍,他的双手紧贴着诺亚苍白没有血色的额上,而在他手边,还没褪去胎毛的鸟轻轻用喙啄着他的肩膀。

    一切,都那么真实。

    “嗷呜――”就在这时,他听见了熟悉的叫声,卡维尔?!他立刻朝那儿望去,出其不意看到了艾里盖利的身影。他焦灼地注视着自己,紧紧握着双手恨不得替自己完成现在所在做的事。他眼眶微热,却又止不住奇怪,艾里怎么会在这里?

    “艾里……”他刚刚喊出名字,画面再一次颠倒变化,蓝图一阵阵眩晕,就在他快要呕吐的时候,“咚――”他从床上摔了下来,世界恢复了平静。

    他回到了向导辅导所给他准备的卧室,自动调光系统已经将房间照得洁白敞亮,印在墙上的光屏显示出时间――罗什玛时间,早晨七点。

    那蕴光的金色云端不见了,那逼仄的牢笼也烟消云散,仿佛一切不过是场古怪的梦境。他扶着额坐起身,虚握着的左手稍稍撑地,立刻硌到了一个硬邦邦的物件,他低头一看,是那只机械鸟。

    他呼吸稍滞,慢慢拾起那只机械鸟,梦境中那莫名其妙的熟悉感再次袭来,他轻轻弹了弹它的脑袋。

    “咕啾――咕啾――”熟悉的叫声直扣他心扉,他情不

    恋耽美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