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八五小说 > 其他 > [哨向]王的向导 > 分卷阅读22

分卷阅读22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哨向]王的向导 作者:天山童猫

    !”

    道尔不满地强调:“妮娜,我再说一遍,我是哨兵,你觉得哪个向导或者普通人压得了我?!”

    哈克尔按了按道尔的肩膀,眉开眼笑地说:“好了,闲聊的话回去再说吧,我有点累了。”

    “啊,好,我们走吧。”主教一开口,佣兵们立马老实了,道尔更是乖巧,本来舍不得拔毛的铁公鸡,在主教温和的注视下一狠心点了部加长版顶配悬浮车,妮可莎娜见状酸溜溜地撇了撇嘴。

    和道尔他们分道扬镳,艾里盖利也没耽搁,拉着蓝图朝酒店走去。

    断了半截的圣卡洛斯酒店已经不复初见时神圣庄严的感觉,残垣断壁令人惋惜。酒店里进进出出的人员格外多,神色慌张的客人和机械警察丝毫不比人工湖那边少。蓝图有些忐忑地站在门口张望,艾里盖利搂住他肩膀让他稍安勿躁,转手打开一个小型光幕输入指令,一个金色的小人冒了出来,看起来像是童话里的拇指姑娘,再定睛一看,这不是那个小正太吗?

    蓝图惊讶地说:“你把他弄出来了?”

    艾里盖利轻声解释:“对,他不能待在原来的地方,会出事的。”

    会出什么事?蓝图望了眼战列舰的方向,突发奇想:难道是会被加萨尔联邦利用吗?可是……它不就是加萨尔联邦的所有物吗?

    小正太规规矩矩地朝两人点了点头,汇报道:“那人暂时安置在22f的治疗舱里,没有异常,这是更新的路线图,可以避开巡逻的机械警察。”

    “谢谢,我们走吧。”

    艾里盖利带着蓝图顺着小正太提供的路线图,一路畅通无阻地抵达22楼,唯一的问题是蓝图缺乏锻炼,全程靠腿爬楼把他累得够呛,艾里盖利好笑地表示可以背他或者抱他,都被他严词拒绝了。开玩笑,一个大男人又不是残废被人背着爬楼,说出去还不是要被人笑话。即使去了半条命,蓝图依然坚持自己的选择。

    “怎么样,要不要歇一歇?”艾里盖利好心好意地递上一小瓶营养液,蓝图没有拒绝,喝完后终于感觉好些了。他嫉妒地看了眼全无异样的艾里盖利,决定以后一定要加强锻炼。他闷声闷气地问:“青鸟在哪间房里?”

    “2218,走吧。”艾里盖利搀了他一把,一起走到了2218的门口。房间大门依然紧闭,不过有艾里盖利这个作弊器在,顷刻就打开了门。不需要艾里盖利催促,蓝图迫不及待走了进去,艾里盖利有些吃味地叹了口气,随手关上了门。

    酒店出事,酒店服务设施第一时间清理出一部分空闲的房间作为治疗室,给一些需要紧急处理的客人提供治疗。直接昏倒在现场的青鸟就是这样需要立即接受观察的客人。客房里很安静,除了正在运作的医疗舱,只有一个家政服务机器人在旁待机。艾里盖利第一时间关闭了机器人,守在一旁默默注视着和蓝图。

    蓝图做了个深呼吸,有些忐忑地走到治疗舱旁,治疗舱的顶盖是透明的,正露出青鸟的脸庞。青鸟的脸色比往日惨白,嘴唇也没什么颜色,呼吸的频率微弱到根本看不到胸膛的起伏,整个人静谧得看上去像是死去了一般。蓝图不知所措了阵,局促地打开治疗舱的记录档案,翻阅青鸟的治疗记录,复杂的缩写和指标数据花花绿绿地呈现在眼前,蓝图气得咬了咬牙,这些数据他根本看不懂,就不能更通俗易懂一点吗?!

    他再次探看青鸟的脸色,奇迹就这一瞬间发生了。青鸟的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渐渐红润起来,灰白的嘴唇也有了色泽。就在蓝图惊喜他的变化时,艾里盖利微微变色,他分明感觉到蓝图身上的向导素正在急速消失,像是被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饕餮吸食得一干二净,他不由自主走到蓝图身边,正见到蓝图欣喜的脸庞:“艾里,快,青鸟醒了。”

    艾里盖利铁青着脸看下去,正和青鸟的视线撞了个正着。

    啧,“情敌”相见分外眼红。

    ☆、第24章 草包儿子神样的父亲

    蓝图丝毫没有意识到发生在自己身上的变化,但作为和他初步建立连接的哨兵,艾里盖利简直像卡维尔一样炸开了毛。他的向导身上令人着迷的味道不知道怎么回事消失得一干二净,顷刻间又变回了普通人的状态,这对一个向导来说简直是匪夷所思的事。艾里盖利立刻将目光定格到青鸟身上,而令他惊奇的是,青鸟竟然不甘示弱地瞪了回来,脸色竟然比他还难看。

    “蓝图,你身上的味道怎么回事?”青鸟仿佛恶鬼出世,阴森着脸爬出治疗舱抓着蓝图的衣襟审问道。

    心虚的蓝图脸一阵白一阵红,撇开眼神装模作样地说:“什么什么味道,我没闻到啊!”

    青鸟松开手,瞪了眼站在他身后的艾里盖利一字一顿地问:“我让你去找佣兵帮忙,什么时候说过让你把自己当成谢礼送人了?”

    蓝图更尴尬了,为什么青鸟什么都知道,他刚才不是还躺在治疗舱里昏迷不醒的吗?!他结结巴巴地解释:“那个,这件事不能怪我,是他――”

    “是我。”艾里盖利笑语盈盈地迎上来,搂住蓝图的肩膀解释道:“是我不好,没有忍住,对他出手了。”

    青鸟的脸色又差了一分,他紧盯着艾里盖利质问道:“你还记得我在船上跟你说的话吗?为什么违约?”

    艾里盖利坦然得解释道:“那时候蓝图身上的向导素味道太明显了,我不这么做他就会被入侵者发现,后果更不堪设想。”

    青鸟微微一愣,旋即恢复冷嘲热讽的面孔:“呵,耍流氓也耍得这么理直气壮?”

    艾里盖利依然笑容不坠:“形势所迫,还望理解。”

    “现在没有压迫人的形势,你能把你的手从蓝图身上挪开吗?”青鸟不满地看着他搭在蓝图肩膀上的手,一把把蓝图拽回到自己身边,“谢谢你救下他,现在没你什么事了,我们马上会自己返回瑟隆,不劳你操心。”

    “恐怕这件事还真需要我操心。”艾里盖利故作惊讶地说,“你没收到吗?酒店系统给你们发送的道歉信?”

    道歉信?青鸟和蓝图面面相觑,蓝图赶紧打开id一看究竟,果不其然在邮箱里翻到了封道歉信,他打开光幕一看,一同浏览信件内容的青鸟表情阴晴不定。

    [敬爱的圣卡洛斯酒店顾客:非常抱歉,由于酒店发生重大意外,交易系统暂时关闭,您在酒店竞技场获得的奖金将延后发放,对你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

    蓝图赶紧又翻了翻自己的账户,果然一个子儿也没有进账,他忐忑地看了眼青鸟,小心翼翼地问:“现在怎么办?”

    青鸟也没了辙,他没好气地瞪了眼好整以暇的艾里盖利,冷笑着说:“还能怎么办,只能蹭别人的船了。”

    艾里盖利顺势摆出欢迎的架势:“小鹰号欢迎你们的到来,走吧,我们赶快回去。”

    不等艾里盖利上前,青鸟宣誓主权似的揽着蓝图先行离开了房间,他回眸盯着缀在后头的艾里盖利,眼中尽是寒意。

    艾里盖利心甘情愿地跟在后头,摸着下巴喃喃自语:“啧,看来被嫌弃得不轻啊。”正说着,他的id环上无端闪烁出光芒,不一会儿显出拇指大小的小正太来,艾里盖利似乎料到了他会出现,口气如常地说:“你来啦。”

    小正太站在他手臂上,双手叉腰不悦地说:“你为什么要伪造道歉信,还让我屏蔽蓝图的账户数据,你知道这是违法的吗?”

    “嘘,小声点,别让他们发现了。”艾里盖利手指抵在唇上做了个噤声的动作,意味深长地说,“我不过是担心蓝图,怕在他在星际旅行的时候又遇到什么危险,而且……我想找机会和他的朋友谈谈。”

    “你是说青鸟吗?”小正太仰起脸看了眼不断拉开距离的两人的身影,蹙起秀气的眉头说,“那个人很奇怪,他昏迷的时候身体参数几乎完全正常,但依照他的状态反应不该是这个数据。感觉……像是伪造的。”

    艾里盖利不住停顿,又问了句:“刚才青鸟苏醒的时候你察觉到异样没?蓝图的向导素痕迹完全消失了。”

    “是的,好像是启动了某种自我保护机制,具体原因我暂时也无法解答,但是……”小正太眨巴了下金色的眼睛,一字一顿道。“感觉和他那个朋友有直接联系。”

    “这就对了,说明我把他们请回小鹰号是非常有必要的。”艾里盖利叹了口气说,“有些事得当面询问才能知道结果啊……”

    三人一前一后下着楼梯,艾里盖利因为和圣卡洛斯的秘密谈话故意落在后边,很快就和蓝图他们拉开了距离,而看不到他的身影,蓝图就变得心绪不宁起来,隔三差五地回头张望,动作一频繁,青鸟就烦了。他扳住蓝图的下巴面向自己,严厉地问:“你心慌什么,他那么大一个人你还怕他出事?”

    蓝图的脸微微发红,他硬着头皮反驳道:“……我就看看,你生什么气,我以前替你操心操力的时候怎么也没见你嫌我烦?”

    因为你现在注视的人并不是我啊――

    青鸟磨了磨牙,恨不得在他身上咬出个印记以示主权,挣扎了一番他还是忍了下来,挑着眉问:“你是不是对他动心了?”

    蓝图猛地僵直住身体,语无伦次起来:“谁?我?不是,没有,你想多了!”

    看到他的反应,青鸟的胸口莫名有些刺痛,他松开手恹恹地说:“你紧张什么,我不过随口问问。”

    “青鸟,你怎么了,又不高兴了?是不是身体还有哪儿不舒服?要不我催艾里走快点儿,我们早点回港口,你也能早点休息。”蓝图见青鸟情绪低落,老妈子脾气发作,围着他一阵嘘寒问暖。青鸟扬了扬嘴角,紧紧拉住他的手说:“我没事,别担心。”

    二人率先出现在酒店大堂,没一会儿就不约而同停住了脚步,不过一个上下楼的功夫,这里的气氛已经产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原本忙乱的场景摇身一变成了铁血肃然的氛围。

    或哭泣,或讨要说法的顾客不见了踪影,满场乱跑的机械警察整整齐齐排成两排维持着酒店大堂的秩序,而在大堂中央,赫然多了一支加萨尔联邦海军的精英方队。站在队列首位的是位英姿勃勃的中年,深蓝色的军服崭新挺括,挂穗的肩章昭示着他截然不同的地位身份。

    如果蓝图见过阿兰卡,他一定会发觉这位暗金发色的中年军官和那位中校有着相似的面貌特征,而中年军官脚边蹲坐着的漆黑皮毛的半岛狼更印证了两人的血缘关系。

    “他是谁啊?好威风啊。”蓝图感慨了句,突然,那只黑色的半岛狼动了动耳朵,朝他所在的方向看过去。金色的狼眼死死盯着蓝图刚刚探出头的角落,过了好一会儿才转回头去。

    “库里,怎么了?”黑狼身边的中年人低头不苟言笑地问。黑狼甩了甩耳朵,摇了摇头。中年人慢条斯理地看向刚刚引起黑狼注意的方向,锐利的眼神似乎要洞穿那结实的墙壁。

    躲在后边的蓝图无缘无故出了身冷汗,他瞥了眼把他拽回去的青鸟,张着嘴无声地

    恋耽美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